title="[type:name]"

保存江苏雅凯律师事务所到桌面

设为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法治资讯

男童被堂姐抱走 背后真相让人心酸

日期:2013-10-13 11:01:56   浏览次数:

  近日,麻城一名周岁男婴力力被堂姐阿娟抱走后下落不明,警方调查发现孩子已被阿娟和两名陌生男子带至外省,昨日凌晨,麻城警方在四川自贡找到了男婴力力。雅凯律师事务所转载报道

  阿娟交待,和她一起抱走孩子的是她的男友陈某和陈某的姨父。她与陈某交往多年,前年底她怀孕后流产,一直对陈某隐瞒流产一事,并告诉他自己去年在老家生下了一个儿子。今年7月开始,陈某与阿娟商量将孩子带回自贡老家。9月23日,陈某带着姨父王某来到麻城市木子店镇,阿娟谎称堂弟力力是她和陈某的孩子,9月26日,他们一起带着力力返回自贡。昨日上午,警方带着力力、阿娟和陈某等人返回麻城。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  驱车1500公里前往自贡 警方凌晨出击找到男婴

  9月26日,接到力力家人报警后,麻城警方对此立案调查。之后,通过走访和侦察,麻城警方基本确定,阿娟带着力力到了四川省自贡市,与之同行的还有两名四川男子。

  10月5日,麻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王世臣带着民警郝佰炼、熊长庚、丁志刚、郑宏伟驱车前往四川,本报记者随行。10月6日上午11时许,跋涉1500公里后,专案组一行到达自贡。在当地警方支持下,民警在自贡发现了陈某的踪迹,陈某带着阿娟和力力回到了位于自贡的老家,一直没有离开过。

  6日晚11时许,警方决定行动。行动前,联系了陈某家所在城中村的村干部,向他们询问陈某家庭情况。村干部表示,该村确有此人,听陈某父母讲,陈某已婚,妻子是湖北麻城人,还生了一个儿子,刚从妻子的娘家带过来。

  当晚凌晨时分,专案组成员踩着泥泞悄然来到陈某家,绕到屋后冲进一间卧室,发现阿娟和陈某在屋内熟睡,但不见男婴力力。民警后在陈某父母床上,发现了正在酣睡的力力。

  陈某和阿娟被控制起来,带上了警车。在民警怀中的力力,刚从睡梦中醒来,睁大眼睛盯着一群陌生人,众人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。夜深秋寒,警员的衣服却全都湿透了。

  临走时,陈某的父母告诉记者,孩子是国庆节前几天带回来的,晚上都跟着两个老人一起睡,“这女人对我们说孩子是我们的孙儿。”

  她对男友隐瞒流产事实 骗他说“儿子”在麻城娘家

  昨日凌晨2时许,在自贡板仓派出所,麻城警方对陈某和阿娟分别进行了审问。阿娟对警方称,她于2004年结婚,但与丈夫感情不和,夫妻关系名存实亡。2008年,她在福建厦门一家公司工作,认识了同事陈某,两人开始保持交往。今年32岁的陈某是四川自贡市沿滩区板仓街人,一直未婚,常年在外打工。父母年岁渐高,迫切希望抱孙子。2009年11月,两人曾一同从厦门乘飞机回过自贡,两人的关系得到了陈某父母的认可,在他们眼里阿娟已是陈某的准妻子。

  阿娟说,2011年农历11月,她怀有身孕,陈某知道后特别开心。当年春节前,她回到麻城木子店镇,但不慎流产。她一直对陈某隐瞒流产的事实,还说自己于去年农历七月份生下了他的“儿子”。

  陈某多次提出要见“儿子”,都被阿娟拒绝。去年农历九月初九,阿娟的堂弟力力出生,她便打起了他的主意。堂弟在年龄上和自己流产的孩子相仿,她本以为带到遥远的四川后便可以瞒天过海,与陈某生活一辈子。

  今年7月,陈某再次提出要带“儿子”回去,阿娟找不到理由拒绝,便答应了。7月,两人双双从公司辞职,陈某回到自贡,阿娟回到麻城。两人通过电话,一直在商量如何把孩子带出来。阿娟表示要慢慢计划,从长计议;陈某则坚持要去阿娟娘家见她父母,把她和其丈夫的问题讲清楚,然后再把“儿子”带走。

  他上门想带“儿子”回家 她一时冲动抱走小堂弟

  9月23日,陈某带着姨夫王某,从四川来到麻城,在麻城木子店镇上的一家招待所住了下来。陈某说,他来麻城是想去阿娟娘家,把所有问题解决后再带“儿子”走。因为自己父母年龄较大,出远门不方便,于是带姨夫过来,“多个人好说话些”。住店时,阿娟跟前台说,这是她的朋友,在镇上玩几天。两人未用身份证即登记入住。

  陈某要上门的要求得到了阿娟的拒绝,“村里人看见影响不好。”9月24日下午1时许,阿娟从婶娘家抱走了堂弟力力,带到陈某所住的招待所,谎称力力就是他们的儿子。呆了大约20分钟后,阿娟便将力力送还给了婶娘。为掩人耳目,她还带着自己的小侄女一起来。

  阿娟说,陈某再次要求带“儿子”走,她怕再拒绝的话陈某会生气,一时冲动之下,于9月26日上午9时许偷偷把堂弟力力抱走。3人乘班车从木子店到达麻城市区后,阿娟买了一桶奶粉、奶瓶等婴儿用品。当天下午2时许,3人带着力力乘坐火车,一路颠簸17个小时,次日早上到达重庆北。随后,3人又搭乘班车,当天下午2时许回到自贡市。

  阿娟说,到陈某家后,他父母非常喜欢,4人轮流照顾力力。面对警方讯问,陈某最初坚称,孩子是他和阿娟所生。当民警告诉他力力应该叫阿娟堂姐时,陈某一直沉默不语。

  对话阿娟 “十天来我也不好过”

  昨日上午,在返回麻城的警车上,力力依偎在阿娟的怀里,甜甜地睡着。睡梦中的他,不时咂巴着嘴巴,微微睁开眼睛望着阿娟。阿娟拿出上车前冲好的奶粉,喂他几口,眼神很软。在车上,记者问阿娟这十天来的感受。

  阿娟表示,自己也不想这样,确实一言难尽。就想着先把弟弟带过去,过段时间再找个借口送回来。肯定不会伤害他,前天,还去自贡市区给他买了奶粉、零食等,奶粉都是300多元钱一桶的。弟弟认生,生人抱他就会哭,只有自己抱他才不哭。火车上的17个小时里,自己基本没有睡觉。他隔一会儿就醒了,自己就抱着他在车内走廊走来走去,直到他睡着再爬到卧铺上去。  记者:知道自己错了吗?

  男婴父母 孩子回来就好

  昨日凌晨1时许,力力找到后,记者和民警第一时间通知了其父亲阿锋。他和妻子激动地哭了起来,“这下好了,儿子找回来了。”阿锋激动之余不忘提醒民警,“多给他喝点水”,当得知力力有奶粉喝时,他才放心。昨日下午3时许,记者再次致电阿锋,得知他和妻子一夜未眠,并于昨日一早赶到麻城市公安局,等候今日凌晨时分与儿子相见。?

微信二维码